首页 皇冠店铺 团购 网站排行 电影搜索 阅读排行 电子小说 在线杂志 论文下载 flash 旅游 下载 时尚 美女 交友 查询 收藏
福建晋江草庵摩尼教遗址
     
相关链接

福建晋江草庵摩尼教遗址

■ 李玉昆

《寻根》2006年第1期  历史风物-寻根专题


  摩尼教是公元3世纪中叶波斯人摩尼所创立的宗教。在琐罗亚斯德教二元论的基础上,吸收了基督教、佛教、诺斯替教等思想材料而形成自己的独特信仰。在中世纪1000多年中,摩尼教曾流行于伊朗、叙利亚、埃及、巴勒斯坦、北非、欧洲、小亚细亚、中亚细亚、中国等地。6世纪至7世纪初,摩尼教传入中国新疆地区。武则天延载元年(694年),有波斯摩尼教高僧拂多诞来长安,始在汉族地区传播。
  
  福建的摩尼教是唐朝会昌年间(841~846年)由呼禄法师从中原传入的。明代何乔远《闽书·方域志》载:“会昌中汰僧,明教在汰中。有呼禄法师者,来入福唐,授侣三山,游方泉郡,卒葬郡北山下。至道中,怀安士人李廷裕,得佛像于京城卜肆,鬻以五十千钱,而瑞像遂传闽中。真宗朝,闽士人林世长,取其经以进,授守福州文学。”
  呼禄法师为逃避宗教迫害,选择了远离政治中心的岭南、福建为其逃难的首选目的地。从摩尼教教义来分析,摩尼教主张明暗二宗论,空间世界的划分以树为喻,光明宝树繁殖于东、西、北,黑暗死树则生于南方,南方意味着死路。因此,呼禄法师一反历代中原遗民南下避乱的逃亡惯性,而投奔法网较疏的滨海地域,向东寻求自己的归宿(蔡鸿生:《唐宋时代摩尼教在滨海地域的变异》,《中山大学学报》2004年第6期)。呼禄法师从福清、福州到泉州传播摩尼教,卒葬泉州清源山下。
  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收藏有一方1954年12月吴文良先生在通淮门外津头埔乡发现的皇庆二年(1313年)碑,全文如下:“管领江南诸路明教、秦教等,也里可温马里失里门阿必思古八马里哈昔牙。皇庆二年岁在癸丑八月十五日帖迷答扫马等泣血谨志。”据夏鼐先生研究,失里门为人名,乃是尊称,阿必思古八是教长、主教,马里哈昔牙是师僧(僧侣),帖迷答扫马是采用基督教古代的人名为名。(夏鼐:《两种文字合璧的泉州也里可温(景教)墓碑》,《考古》1981年第1期)这说明元朝摩尼教是合法存在的,由政府任命专人来管理景教、摩尼教徒,管理者是景教的主教。
  晋江草庵摩尼教遗迹是世界现存惟一的一个摩尼教寺庙遗址。1928年,厦门大学张星、陈万里和艾克到泉州访古时,拟前往考察,“惟城外通地土匪”(张星:《泉州访古记》,《史学与地学》1928年第4期),故未去成。泉州中学历史教师、宗教石刻考古学家吴文良先生找到草庵摩尼教寺,并在1957年出版的《泉州宗教石刻》一书中将这一重要发现公布于世,引起世界学术界的极大关注。
  1987年8月,首届国际摩尼教学术讨论会在瑞典隆德大学举行,与会学者一致认为泉州草庵为迄今已知世界仅存的古代摩尼教寺庙遗址。会议以草庵摩尼光佛雕像作为吉祥图案,会议的演讲厅悬挂草庵摩尼光佛大幅彩照。世界摩尼教研究会以此作为会徽。
  1991年2月16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考察队到草庵考察。他们认为这是海上丝绸之路考察活动的最大发现,最大成就。
  草庵于1961年被列为福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下面就草庵的创建年代及草庵的石雕造像、题记略作介绍。
  
  草庵的创建年代
  
  关于草庵的创建年代,《闽书·方域志》载:“泉州府晋江县华表山,与灵源相连,两峰角立如华表然。山麓有草庵,元时建,祀摩尼佛。”《晋江县志》卷一亦云:“双峰角立如华表然。山麓有草庵,元时建,祀摩尼佛。庵后有万石峰、有玉泉、有云梯百级诸题刻。”认为草庵为元时建,祀摩尼佛。现存摩尼光佛石雕像的右上角题记云:“谢店市信士陈真泽、真囗等喜舍本师圣像,祈荐考妣,早生佛地者。至元五年戌月四日记。”摩尼光佛雕像应系元顺帝至元五年(1339年)陈真泽为祈荐考妣早生佛地而雕造。
  草庵现存寺庙规模不大,系石构建筑,为单檐歇山式,面阔三间,进深二间。1938年,在重建后的草庵殿堂大门石柱上,广空法师题刻楹联:“皆得妙法究竟清净,广度一切犹如桥梁。”弘一法师集《华严经》句题联:“广大寂静三摩地,清净光明遍照尊。”
  1923年,佛教僧人瑞意和广空法师筹资修复草庵摩尼光佛殿堂。1932年,在殿堂东建成“意空楼”。按照《摩尼光佛法仪略》中《寺宇仪》规定,摩尼教寺院只能建经图堂一,斋讲堂一,礼忏堂一,教授堂一,病僧堂一。这五堂为法众共居,精修善业。法国学者伯希和认为,这五堂的用途是:经图堂用于储藏经典和图像,斋讲堂用于吃斋讲道,礼忏堂用于礼拜忏悔,教授堂用于教授宗教,病僧堂用于居住病僧。照此解释,摩尼教寺院是没有僧房的。但是对“寺宇仪”加以吟味可知,摩尼教寺院肯定住有僧人。
  关于草庵的创建年代,近代高僧弘一法师撰书《重兴草庵记》云:“草庵肇兴,盖在宋代,逮及明初,轮奂尽美。”弘一法师认为草庵肇兴于宋代,当有所本。近年来在草庵发掘出一批“明教会”瓷碗,可证实弘一法师的论断是正确的。
  1979年,在草庵寺前20多米处发掘出1件有“明教会”字的黑釉碗和60多件碗的残片,其中13件有“明”、“教”、“会”等字,与“明教会”黑釉碗铭文的字体相同。对草庵发现的“明教会”黑釉碗的产地和年代问题,晋江县文管会的同志进行了调查。1982年在晋江磁灶大树威宋代窑址中发现1件有“明”字的黑釉碗残片。1983年又在同一窑址发现1件“明”字黑釉碗残片。草庵“明教会”黑釉碗与磁灶大树威宋窑址发现的黑釉碗残片的“明”字字体、字模一样,因此可以断定,草庵“明教会”黑釉碗系宋代磁灶大树威窑所烧制的产品。(黄世春:《福建晋江草庵发现“明教会”黑釉碗》,载《海外交通史研究》1985年第1期)
  草庵“明教会”黑釉碗系宋代摩尼教徒的食具。它的发现说明草庵是宋代明教(摩尼教)活动的据点。他们人数众多,势力甚大,公开活动,因此到窑场统一烧制食具。
  草庵既然是宋代摩尼教活动的据点,当时创建庙宇进行宗教活动是可能的,草庵创建于宋代之说是可信的。到元朝至元五年,陈真泽又雕刻了摩尼光佛。明朝人何乔远只见到陈真泽题记和摩尼光佛造像,认为它创建于元代,其他方志因袭何乔远之说认为创建于元代。
  
  草庵石雕造像、题记
  
  草庵摩尼光佛石雕像有背光,背光有18道光线光芒四射,面相圆润,头发披肩,下巴有两缕长须(在20世纪40年代为小和尚敲断一截,他们试图让他变为释迦牟尼,因为佛是没有胡须的)。身穿宽袖僧衣,无扣,胸前有一饰物为圆圈套打结,两条带下垂至脐部又套在圆圈上部,圆圈下部有两条带下垂至结跏趺坐腿部打蝴蝶结,然后向两侧作八字形下垂。
  摩尼光佛的形象,据《摩尼光佛法仪略》形相仪第二云:“摩尼光佛顶圆十二光胜相,体备大明。无量秘义,妙形特绝,人天无比。串以素帔,仿四净法身,其居白座,像五金刚地,二界合离,初后旨趣,宛在真容,观之可晓,诸有灵相,百千胜妙,实难备陈。”摩尼光佛的神圣形象的特点是有圆光,串以素帔。
  吐鲁番的摩尼像为壁画,系20世纪初西方探险家发现,为8~9世纪西州回鹘的遗物。其形象是:“高僧衣白法衣,胸前有绣纹,左肩缀阔绣带,帽施金绣,颈间系黑纽,面长圆,鼻作鹫形,目小而歪,酷肖中国人描写欧人之手笔。其背光为新月及太阳,新月作黄金色,太阳作淡红色。”(《陈垣学术论文集》第1集,中华书局,1980年版)
  
  吐鲁番摩尼像头戴高帽,冠帽是摩尼教僧侣及其诸神形象所必备,而且其冠帽因不同等级而有差别。而泉州摩尼光佛雕像并未见任何冠帽,头发披露垂肩。“这暗示了泉州摩尼教徒已按照中国的传统,对教主的崇拜,是直接面对其偶像,而不借助其他的象征性物体。”(林悟殊:《泉州草庵摩尼雕像与吐鲁番摩尼画像的比较》,《考古与文物》2003年第2期)
  

  泉州摩尼光佛面容圆润慈祥,下巴有两缕长须,这为佛教诸佛、菩萨所无,而是中国道士所常见,诚如蔡鸿生教授所指出,泉州摩尼光佛雕像的特征是“佛身道貌”。林悟殊教授认为:“这一形象是摩尼教在中国这一佛教、道教为主流宗教的社会环境中逐步嬗变的产物;也就是说,其粉本应出自中国北方的摩尼教,而不可能径由原教旨教派从南海道舶入。”(林悟殊:《泉州摩尼教渊源考》,林中泽主编《华夏文明与西方世界》,香港博士苑出版社,2003年版)
  吐鲁番摩尼像,用日轮、月轮作为摩尼的光环,这与摩尼教崇拜日月的义理吻合。而泉州摩尼教有18道背光,蔡鸿生教授认为:“草庵摩尼的十八道背光,意在象征佛像所谓‘十八圆净’,其第一净‘色相圆净’:‘光明遍照无明世界’,可与摩尼二宗论附会,并与‘清净光明’的偈语对应。”(蔡鸿生:《唐宋时代摩尼教在滨海地域的变异》,《中山大学学报》2004年第6期)
  吴文良先生认为,草庵是摩尼教的摩尼光佛,并非佛教的释迦牟尼,其理由是:
  
  1.释迦牟尼佛在每一个佛教徒的印象中是非常深刻的,绝不至于将“牟尼”误写为“摩尼”。
  
  2.从佛像的雕塑看,也和释迦牟尼佛的造像大不相同。释迦造像多雕塑成慈眼低垂,鼻梁高畅,双颊圆润,且头上有螺发,下巴无须;今日在草庵所见的摩尼佛造像,无螺发,而有二道长须,垂至腹际,其背后的光轮,也和牟尼背后的佛焰不同。这是非常明显的。
  
  3.凡佛寺所在地,其刻石往往有劝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等句子,从未见有劝念“清净光明”等句的。
  
  4.泉俗纪念释迦牟尼佛诞辰日子(其实是纪念观音菩萨的诞辰)是农历二月十九日;而今日南门外纪念摩尼光佛诞辰,却是在农历四月十六日,这样看,纪念佛诞生的日子也各不同。草庵的摩尼光佛就是摩尼教的遗址,可无置疑了。(吴文良:《泉州宗教石刻》,北京科学出版社,1957年)
  草庵的摩尼雕像18道背光,象征佛教的“十八圆净”,采用佛教的结跏趺坐,采用道士的风貌,把摩尼的形象佛化、道化,与佛道融为一体,表现传入中国的摩尼教“三圣同一”的思想。
  
  泉州草庵摩崖上原有题刻:
  劝念清净光明大力智慧无上至真摩尼光佛正统乙丑年九月十三日
  
  住山弟子明书立
  
  这方摩崖石刻已毁,幸而吴文良先生著的《泉州宗教石刻》留下照片,现据照片重刻于摩崖上,其内容与《宁万经》所云“若电那勿具善法,清净光明,大力智慧,皆备在身,即是新人,功德具足”相同,当系出自该经。据林悟殊先生研究:“清净光明,大力智慧,无上至真,摩尼光佛,乃是颂扬教主摩尼已经真真正正地达到清净、光明、大力、智慧的最高境界,具备了明神这些属性。”“但对福建明教十六字偈考释的结果却证明:宋元时代东南沿海地区所流行的明教,乃明显保持着唐代摩尼教的某些传统,若称为唐代摩尼教之遗绪,似非不妥;至于其与唐代摩尼教之不同者,可从华化变异的角度来作解释,未必要求诸‘海舶贾胡’也。”(林悟殊:《福建明教石刻十六字偈考释》,《文史》2004年第1辑)
  草庵摩尼光佛雕像右上角题记云:
  兴化路丽山境姚兴祖,奉舍石室一完。祈荐考君正卿姚汝坚三十三宴,妣郭氏五九太孺,继母黄三娘,先兄姚月涧,四学出生界者。
  摩尼光佛雕像左上角题记:
  谢店市信士陈真泽、真囗等喜舍本师圣像,祈荐考妣,早生佛地者。至元五年戌月四日记。
  在元代行政区划中,兴化路从来没有管辖晋江县,所以“兴化路丽山境姚兴祖奉舍石室一完”题记中的“兴化路丽山境”应在莆田、仙游境内。姚兴祖应系元朝兴化路莆田县或仙游县人。
  “谢店市信士陈真泽、真□等喜舍本师圣像”题记中的谢店市,今名畲店,离草庵约2公里。陈真泽其人在《畲店陈氏族谱》中有记载,谱云,陈真泽“修建草庵石佛,不吝资财,立有石碑,垂裕后昆于不朽”。族谱资料印证题记,草庵摩尼光佛当系至元五年陈真泽为祈荐父母而雕造的。
  
  (作者单位: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
  
上一篇     下一篇

诚征合作 | 网址免费收录 | 管理登录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京ICP备07013081号